崽儿呀

祝我孤独终老且长命百岁

惟君心

第三章
越写越啰嗦

我这种思想是什么时候被打破的呢。那也是一个大晴天,集团刚签了一个大单子,老高组织的一次野外郊游,他那天并没有穿每天上班的西服,而是上身穿着红色的宽松卫衣,下面一条黑色破洞牛仔裤,一双白色运动鞋,头发并没有梳起来而是自然的趴在额头上,这一身造型沉得他皮肤白皙,唇红齿白的,最主要的是看着就像二十出头的少年一般,他上车的时候有点晚了,只有我身边还有一个空位,他就坐在我旁边,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,他坐在我旁边一脸兴奋的看向外面,就像个要去春游的小孩子一般。

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永远都是那般少年感十足,不工作的时候为什么永远那般的孩子心性,但我知道的是无论他是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,我想了解他的方方面面,好的坏的,生气的,撒娇的……我全部都想了解,但是算了吧,这个样子就很好了,至少还可以陪在他得身边,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,还在奢求什么呢,咋在我暗自悲伤之际,突然肩上一沉,我低头看去,原来是那个之前还兴奋的像小孩子一样的人不知在什么时候睡着了,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,头发蹭到我的喉结引的发痒,我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在他的头发上留下轻轻一吻,我没有注意到他轻轻勾起的嘴角,他又把头往我的颈窝蹭蹭,香甜的睡了过去,我轻轻一笑,把放在腿上的外套轻轻的搭在他得身上,又把他轻轻的往我怀里搂一搂,让他睡得更舒服些,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,我发觉大家投来的目光,我不知道他们看没看到那个吻,看到了就看到吧,看到了又能怎么样,之后对他们轻轻一笑,做了个口型让他们小点声,他们也对我报以一笑,笑中带着一点了然,而后转头低声交谈,我发觉还有一道目光一直注视着我,我顺着目光一看,老高对我笑的一脸的慈母笑,一股我家猪终于拱白菜的感觉,惹得我一阵恶寒莫名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吓得我赶紧转过头去,低头看向还在我肩上呼呼大睡的人,心中一片满足,我不知道别人看没看到那个吻,但我知道老高一定是看到了,想到下车之后老高的刨根问底就头痛,不在想老高的事情,而是伴着肩上人的淡淡香味睡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了一阵不是很大的吵闹声,夹杂着阵阵兴奋,我睁开眼睛一看,原来是马上到地方了,我低头一看,他还是那样睡在我的肩上,甚至更往我怀里靠了几分,我一脸笑意的看向外面,外面风景不同于城市里的高楼大厦,而是一片片的高山树林,远处还可以看到有小溪在流淌,还可以闻到阵阵野花混着草地的芬香,正当我看的着迷的时候,突然感到肩上一轻,耳边传来一阵呜嗯的声音,我回过神来一看,他慢慢抬起了头伸手揉揉眼睛,睡眼懵惺的看着我,大大的眼睛全是迷茫,头发因为睡觉的原因又几撮头发立起来,显得呆呆傻傻的,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,因为睡觉嗓音有些沙哑“到了吗”我把一瓶拧开的水递到他的嘴边“先喝口水,看你嗓子哑的,马上快到了,醒醒神吧”,他又露出羞涩的笑容,乖巧的喝下我递给他的水“谢谢何董”,我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,而是看向窗外,他顺着我的目光也看向外面,而后一脸兴奋,回头对我报以大大一笑,又转头看向外面,我看他露出那般笑脸,好奇的问一句“小周家是城里人”,他回头又是一笑而后对我说“是呀,我家就是本市的,小的父母总带我出来玩,但是后来学业重了就没来过,在之后就工作了就没有时间了”我听到他的话突然有一点心疼“那今天就好好玩,不要想工作的事,好好的放松放松”

他的笑意更大了“我会的,谢谢何董”之后一脸兴奋的继续看着窗外,我虽然也看向窗外,但满脑都是他那一脸兴奋的笑脸,不知不觉的嘴角也染上了笑意。

评论(12)

热度(14)